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热点 >  同时制作视频的UP主也不在少数

同时制作视频的UP主也不在少数

发布时间:2021-01-17 13:33编辑:小优阅读: 626次 手机阅读

作者 佳璇

石灿

B站UP主“棉花大”下文简称棉花早已结束了常规的直播任务,却一直没下播。此时是2021年1月13日,凌晨3时36分。

这一夜,他要在直播间“肝”出测评的文案。他边测边写,同时和粉丝讨论,回答他们的问题,一旦碰到不清楚的地方,还会为粉丝演示,一点点打磨测评细节。

“三个多小时,才写了七八行。其实我小时候,语文作文也经常写不完。”棉花调侃道。

棉花主要在B站做游戏直播。2020年10月19日,他成功跻身B站百万粉丝UP主行列。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,他荣获了 2020 BILIBILI LIVE STAR(下文简称BLS)全站总选赛季军。

同时制作视频的UP主也不在少数(图1)

2020年度BLS全站总选赛前三名

然而,棉花时常调侃自己是一个“不会做的百万粉丝UP主”过去,他会直接在直播录像中选择一段,或是对着一段段录,再把它们组合。现在,他为了提升自己的内容质量,会把文案写好,再发给擅长做的大学室友帮忙检查。

13号当天傍晚分,棉花通宵制作的《甘雨0命全面评测》终于发布。这则收获了45万播放、近3000条弹幕、全站排行榜最高第53名的好成绩,即便发布3天后,也有超过百人在同时观看。

在2020年,粗略统计,仅百万粉以上签约直播的UP主有60多名,像棉花这样从直播起家,同时制作的UP主也不在少数,两部分业务呈水乳交融状。

对B战直播和B站整个业务来说,逻辑如出一辙。B站直播UP主的生存状态背后,是一套完整的、正在成长的社区型直播生态。

“慈善主播”

棉花的B站直播间ID号为103,他是最早加入B站直播的成员之一。

2015年,棉花读大一,学播音主持专业。他常年打游戏,在学校的游戏圈子里水平也比较高,于是开始在课余时间做游戏直播。2016年,B站直播公测,作为“次元”和B站重度用户的他,顺势把直播平台也转移到了B站。

B站是直播赛道里的后发选手。但作为大学生的棉花并没有太多顾虑和负担,对他来说,直播就是平时玩游戏顺带的事儿。

“刚开始在B站直播的时候,赚的钱没有我生活费多。一个月能有600块收益都挺好,不太在意赚钱。但这也算是我的一个小努力吧,万一做好了呢,对不对?”棉花对刺猬公社(ID:ciweigongshe)说道。

棉花也没有想到,自己就这么一直坚持了下来。临近大学毕业,由于传统电视行业的衰落,播音主持方向的就业机会不算多,而他已经可以通过直播月入过万。他决定成为一名B站全职主播。

可以说,棉花经历了B站直播板块完整的成长历程。他告诉刺猬公社,数年来,B站的直播生态发生了很显著的变化。

首先是人变多了,主播和观众都变多了。相对而言,竞争也更加激烈,主播们的压力也变得更大。其次,B站直播的内容也多样化了。过去主播们都是全分区直播,现在要选定不同的小分区,更加垂直细分。这也让他需要重新思考和划定自己的直播内容和范围。

伴随着整个B站直播流量的扩大、平台对直播板块的深入,棉花本人在时间和金钱上的投入也在增加,他的成长速度变得更快。

这半年来,他每日的直播时长通常为8-10个小时,同时更频繁地进行投稿,一般每周会发布2-3个。适逢游戏热点出现,比如新角色新功能上线,他就会利用直播之外的时间进行测评,制作,工作时长就可能增加到十几个小时。

“我很久以前就答应粉丝,会把收益的1/5拿来抽奖,感谢他们的支持。后来我提高了这个比例,现在基本上都是拿出一半的钱来做回馈。”棉花说。

提高比例的原因是,现在的棉花不太喜欢从粉丝手里赚钱了。他会换着法地以各种形式,比如在动态区抽奖、直播间抽奖,把粉丝的钱回馈回去。

“赚粉丝钱不如赚甲方钱。”棉花说,“粉丝多了,人气就高了,就可以接一些商单。现在商单这一块的价格是在向上走,大概每个月会接1-2单,收入5-6万。至于粉丝打赏这边,我不亏就挺好。”

棉花表示,他已经为这一天准备了两年,诚意满满。

“音乐播放器”

粉丝们给B站直播唱见UP主“i王老九”下文简称王老九写了一副对联:铁人铁肺铁,不吃不喝就是唱。横批:“铁人”王老九。

这副对联,是为了形容王老九对唱歌的专注。2020年后半年,王老九每个月最多休息3天,每天直播时长5-7个小时。在直播间里,他通常就是一首接一首唱歌,时长的80%都是在演唱,两个小时可以唱完20首,因此被粉丝调侃为“音乐播放器”“老黄牛主播”

“我很喜欢B站的氛围,这里没有那么社会化。如果换一个平台,我可能坚持不了这么久。”王老九说。

对他来说,加入直播行业是一场意外。2018年3月,他辞去了金融工作,在等待另一家公司面试结果的一个月里,受到在B站直播的唱见朋友影响,也开始试着直播唱歌。

令他惊喜的是,直播第二天,他就收到了一个价值1200元的“小电视”粉丝打赏,当晚他就带着朋友去吃了烧烤。他的声线优秀,唱功也好,很受B站用户欢迎,短短一个月,王老九的粉丝数突破1万,他唱了一首《明月天涯》制作了庆贺。

其中一场比赛,他演唱了戴荃的《悟空》音乐人袁娅维听完他的演唱,先确认了他是否接受过专业训练。在得到否定答案后,袁娅维评价王老九:天赋型歌手。

在王老九直播唱歌的电台分区,主播们普遍不露脸,只用声音交流,涨粉速度不算快。但王老九优秀的唱歌实力和谦逊专注的性格,让他的投稿长尾效应很强。即便是他三年前发布的,也能收获5万多播放量,近千条弹幕。

直播这两年里,有一些商业机会来找王老九合作,但他对商单的选择很慎重。这源自于他对作品的审美,以及对未来发展的高要求。他以主播为职业,但这不只是他的谋生工具,更是他成长的台阶。

“我很幸运,能用自己的爱好来赚钱。未来,我想走音乐人的道路,我需要多学习,需要拥有更专业的音乐作品。”王老九说。

行业新课题

作为2013年成立的老牌主播公司,娱加娱乐的B站平台负责人布丁遇到了一些新鲜事。

比如,不少B站主播的粉丝们也纷纷找到娱加,表达自己想要成为一名主播的愿望。这是娱加过去不曾在其他直播平台上遇到的情况。

布丁认为,这与B站的用户构成和独特的社区属性有关。

“其他地方不太会出现这种‘从粉丝到主播’的。大多直播平台的用户年龄层次偏大偏杂,他们一般都会有自己的工作或主业,没有时间去一项直播事业,看直播就已经是他们的业余消遣了。”布丁说,“但B站的大学生很多,他们本身也是重度用户,往往有较为充足的时间去挖掘兴趣爱好,会愿意在直播上做尝试。”

娱加在2018年初开始与B站合作。当时,B站刚刚开通直播板块不久,整个直播区还是一个较为原始稚嫩的状态。B站找到娱加,想要在直播方面建立合作,联合,共同探索新模式。

娱加看中了B站巨大的流量,同时坚信年轻人社区的未来发展,决定率先在B站深耕,以期获得先发优势。

曾伴随着YY一起度过早期直播时代的娱加,行业经验十分丰富。在布丁看来,2020年直播行业经历了很多变化。直播电商爆发,加速了抖音快手等短平台的成长;虎牙斗鱼合并;百度收购YY。这些变化导向了一个结果:行业结构更加稳定。

巨头入局、结构稳定的大背景下,为行业提供差异化服务,成为了娱加未来重要的发展方向。在B站,娱加就面临了许多新课题。

首先,B站的直播内容和点播内容无法割裂。

这个过程也面临着一些。

UP主可能不习惯露脸,直播UP主可能不擅长做,每一步的突破也需要公会在其中反复磨合,总结经验,提高效率。

事实上,对娱加来说,这也是进入新赛道,拓展新内容,打造IP的机会。“过去的秀场平台,没有一个专门的板块,我们想要打造一个IP,需要通过其他渠道区。但B站自身就有天然的流量池和非常好的内容口碑,只要我们精心打造出好内容,就可以直接输送。”

为了打通与直播之间的桥梁,降低门槛,B站也进行了产品和上的配合。比如细化分区、开通新功能、付费产品联动、举办活动等等。自2017年开始举办的BLS年度盛典,就是推进B站直播业务发展的重要活动。

同时制作视频的UP主也不在少数(图2)

娱加也会针对B站用户的属性去挖掘和主播,让内容符合用户口味,再去引进一些多元内容作为补充。比如在B站,“网红脸”不吃香,清新萌妹更受喜爱。舞蹈区粉丝增长速度快,生活区容易出爆款。无论在直播区还是区,都具有共通的生态规律。

其次,不同于现在的电商直播风口,B站的商业化更倾向于品牌营销。

布丁感受到,B站用户可以接受广告植入,但前提是要把内容和广告进行较好地融合,“因为大家太注重用户的感受了,B站主播的硬广就会比较少。”

在布丁看来,有竞争是一件好事。这证明B站直播确实是一块很好的“蛋糕”对大家都闻香而来,竞争也在激励娱加不断提升服务主播的质量,努力做得更好。

“新的一年,做到B站合作公会里的TOP1,将是我们的重要目标。”布丁说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粉丝

粉丝,是英文“fans”的音译,原义是“热心的追随者”、“xx迷”之类意思,早期多指女影迷、女歌迷、女追星族等,其后泛指所有影迷、歌迷、追星人群。很多粉丝建立了各自的小圈子,有些还成立了协会、网站等组织体。在粉丝人群中,每个人“着迷”的程度都不一样,大部分都表现得相对“温和”,但也有极个别人行为极端,甚至引发暴力或恶性事件。粉丝通常会给他们所“迷恋”的明星起一个称呼,如蔡依林的粉丝叫“骑士”,陈楚生的粉丝叫花生。在现代西方国家,“fans”一词还扩展有“同志恋”、“同性恋”的引申意思。

标签: 直播 主播 视频 粉丝 娱加
  • 网友评论

热点本月排行

热点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