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科学 >  疫情下,过去的一年里我有将近150天生活在海上

疫情下,过去的一年里我有将近150天生活在海上

发布时间:2021-01-14 10:24编辑:小狐阅读: 470次 手机阅读

疫情下,过去的一年里我有将近150天生活在海上(图1)

环球时报记者 夏彩云过去的一年里我有将近150天生活在海上,跟随远望号船队一起断网断通讯乘风破浪走遍了中国近海、太平洋、印度洋和大西洋,总航程累计近5万海里。因为疫情,这段特殊海上生活的记忆尤为刻骨铭心。

首次出航感受26年船龄老船的艰苦

远望号船队包括7艘航天远洋测量船和2艘火箭运输船。众所周知,海洋占地球表面71%的面积,从陆地发射升空的航天器必然会经过海洋,这远远超出国家陆地测控站的范围,因此远洋测量船成为中国航天任务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远望3号船于2020年1月20日返航,断网出海执行任务的我终于结束了“海上冲浪”重返“网上冲浪”刚靠岸时,大家还未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,只想着终于赶上节前回到陆地同家人一起过春节。然而2020年1月22日武汉“封城”所有船员被紧急召回进入隔离。

在远望号火箭运输船上守着火箭过春节

2020年1月23日下午我登上停靠在天津港的远望21号船,远望21号是我国第一艘新一代运载火箭运输船,还有一艘同型船远望22号姊妹船。火箭运输船建造的初衷是因为传统的几大发射场酒泉、太原和西昌都需要面临陆路运输的隧道问题,隧道直径决定了允许通过的火箭最大壳体直径。随着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投入使用,经由海运从天津到海南就完全不存在这个问题。2020年的春节我是在远望21号船上过的,此时火箭已经装入船舱,虽然不能回家过年,但能够陪火箭一起过春节,也是一种别样的体验。

将长征五号B遥一火箭通过海上运输到文昌的港口,接下来运输船船队还要继续在海上生活。船上仅接受了陆地单位的口罩等防疫用品,让他们放到码头等人员走远才放下舷梯,完全消毒后再搬到船上。本航次开始火箭的全部吊装作业均由本船人员独自完成,减少了与外界的接触。我的海上生活至此也暂告一段落。

疫情下,过去的一年里我有将近150天生活在海上(图2)

横跨三大洋,单航程90多天

在经历半个月的隔离及两次核酸检测后,2020年7月11日我来到了远望6号船,这是我国第二艘第三代航天远洋测量船,2007年下水,船长222.2米、排水量2.5万吨,可供400人在船上长期生活和航行。住舱多为2-4人间,拥有独立卫生间,可供应24小时热水。相比第一代航天远洋测量船,这样的生活已经很好了,听老船员介绍,第一代船上没有女船员,船上无法24小时热水。船舶航行到雨区时会减速,大家拿着洗发水走上甲板,脱光衣服淋雨洗澡。在海上,雨水是最干净的淡水资源。

但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,这样的生活条件远远不够。听同船的人介绍,中国第三艘第三代航天远洋测量船远望7号船满载排水量近3万吨,疫情初期出航,在海上航行到5月,因发射任务一推再推,船舶在测控任务海域附近等待差不多大半个月,船上已经没有了新鲜蔬菜,只好吃速冻食品。船上淡水和马桶用水开始严格限制使用,每天只限三个时段,共3个小时供应。受疫情影响,就近的国外港口不允许中国船只靠岸补给,远望7号船一直在锚地边缘锚泊,无动力状态下无法进行净化海水。等待港方通过小拖船运送补给,却由于天气恶劣浪涌扑腾而大费周折。

食物短缺的情况同样影响了远望6号船,出航时我们就知道冷冻生鲜食品频繁检出新冠病毒,因此在国内母港已经将足够多的冷冻肉类食品放入零下18摄氏度的冻库,大家做好了无法在国外港口补给冷冻品的准备。出航后一个月,国外疫情严重,出于安全考虑,船上决定只在国外港口补给必要的蔬菜,上船后进行消毒焯水热处理后再食用。对于生吃的水果将不会进行补给。船上先是吃不到一个完整水果,后来是对半切,再后来的标准变成了手指粗细月牙状可以立住的切片,每人一天一片。

那么蔬菜呢?哪怕再先进的保鲜技术,面对将近百天的航程依旧会不足。叶片蔬菜脱水相对较早,船上通常采购带根的绿叶蔬菜,能保存20天左右,也会在出航早期先将他们烹调食用。白菜、土豆、茄子等可以保存两个月以上。航程时间超过70天后,每天蔬菜限量供应仅两三种。平淡的海上生活导致航程后半段大家味觉不再灵敏,此时伙食会开始偏油酸咸辣重口味。西蓝花这样的蔬菜虽然单个密封保存,但储存时间过长会逐渐发黄变干,甚至有些异味,经过筛选后跟臭皮蛋进行烹调,别有一番味道。每日进食的蔬菜越来越少,大家的伙食中面食、肉类占主角,虽然船上会供应复合维生素泡腾片,但这远远不够,船员陆续出现上火、口腔溃疡及痔疮。

执行任务的远洋航天测量船在海上航行时速度较快,加上航程内跨越纬度大,室外温差大、气象情况复杂,通常不建议在室外行走,更不允许抛竿钓鱼。任何从船上抛落的东西都会瞬间吸入船底绞成碎片被海水吞噬。长期出海这样生活虽然单调,经验丰富的船员却会自己充实丰富,超长的航程使得船员尤其热爱运动。远望6号船的上甲板很宽阔,刚出航在太平洋时风平浪静,每天下午船员们都会出来跑步,顺便看看每日不同的海上日落。不少船员经常会每天跑几十圈,大量运动助于分散精力。随着一路南下航行至印度洋,海况变恶劣,单单是普通的行走都变得艰难。随着船左右摇摆上下起伏,行走时深一脚浅一脚,这样的环境非常伤膝盖,船员只能在室内做地面运动。

等到我们完成各项海上任务,终于可以在10月返航时,脸色蜡黄的船员看到绿色的陆地,眼中重新有了光芒。而此时的中国,已渐渐走出疫情阴霾,一副生龙活虎的模样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船员

船员有广义和狭义之分。广义的船员是指包括船长在内的船上所有任职人员;狭义的船员则不包括船长,仅指与船舶所有人签订船员雇佣协议的人。各国的海商法都明确规定了船员的法律地位、权利、义务和任职资格等,普通法系国家多采用了把船长和船员分立开来,即狭义的船员定义。大陆法系国家采用了合并设立的方式,把船长与海员统称为船员,采用广义的船员定义。

标签:
  • 网友评论

科学本月排行

科学精选